NationalAnthem

Summer's in the air
Heavens in your eyes

俗人手札

  当一个人思想干涸,那无疑是最可悲的事。看着每一个人,唯唯诺诺,如同行尸走肉,我也深陷其中,竟然感知不到悲伤,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毁灭。当然,当我开始记录思想的时候,说明它已经像流沙那样逝去,我已无能为力,只能做无谓的挣扎。当我再不能写出洋洋洒洒的一页文字时,我能感受到那是一种衰竭;当我不再对现实有所评论,甚至抱怨我知道那是一种妥协;当我一味地附和别人呢?我知道,我已无药可救,成为以前最讨厌的样子。

  当看到飞鸟划过天空,当看到窗外的宁静,当看到久违的星空和屋顶的极光再次出现,当看到干枯的枝桠与天空相映成画,当看到堆砌的华美辞藻,竟觉得干枯的心被小溪浸润。

  人何必挣扎呢?就随手一撒,那思想就能自由地飞舞了。庄子梦到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他说:“到底我是蝴蝶,还是蝴蝶是我?”孔孟二子一定会嘲笑他:“子未学礼乎?人岂可与蝴蝶并论?”“与仁何关?与礼何关?”庄子一笑,阖眸睡去,独留孔孟费尽口舌赞扬“仁礼”“君臣”。

  思想的边缘有什么,是一树的花还是飘零的叶?是海还是久违的雪?是火花还是蝴蝶?是萤从腐草中生还是星被黑暗湮灭?或许,只是一片纯白,因为思想从未有边界。

  思想似泉涌,则不止,则不休,若是生搬硬套,只是狗尾续貂。

  一切给予思想家的自由,都是必需品。

评论
热度 ( 2 )

© NationalAnth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