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Anthem

Summer's in the air
Heavens in your eyes

慕尼黑假日【中】

*当做猪总生贺!
*甜甜甜
*上篇好多人看我好满足ಥ_ಥ







————————————报社————————————

“巴斯蒂⋯⋯”
第二天,巴斯蒂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迟到了⋯⋯不过这次机智的他即使捂住了托马斯的嘴。
“托马斯你要敢喊一个字,我就掐死你!”巴斯蒂愤怒地低吼。
托马斯拼命摇头,捡回一条命,他大口吸着气,也不忘对巴斯蒂说:
“不用我说,菲利普已经知道了。他今天早上找过你。”
“⋯⋯”巴斯蒂内心几乎都是崩溃的,“他说了什么没有?”
“你的工资⋯⋯”
托马斯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猪嚎打断了。
“你还是赶紧去找菲利普。毕竟这么多年朋友,求求情,说不定还有挽回的可能。”托马斯同情地拍拍老友的肩。
“说不定?”巴斯蒂抹了把泪,抬起头。
“但你不去的话就不仅这个月工资了!”




最后巴斯蒂还是乖乖地去了菲利普的办公室。
“巴斯蒂,我给你算算。工资,奖金,牌钱加起来,你还要给我工作5年才还得清。5年内,你不能有其他娱乐活动,每天只能吃蔬菜沙拉。”
即使菲利普故作高冷地背对着巴斯蒂,他也能想象得到菲利普脸上的奸商笑容。
“菲利普~菲利~小普普~别这样,你至少给我发点牌钱。你想啊,没了我,打牌多无聊啊。”
“没了你,我可以和托马斯玩小猫钓鱼。”
“⋯⋯”
“还不快去工作,你现在只能指着奖金活了。”菲利普微笑着喝了一口咖啡,目送着巴斯蒂灰溜溜离开的身影。





“哎巴斯蒂别哭了,看看报纸!”托马斯拍拍哭晕在他肩上的巴斯蒂,指着报纸上波兰王子的照片。
“这是波兰王子?”巴斯蒂泪眼朦胧地看了一眼报纸上的图片,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
巴斯蒂使劲揉揉眼睛,一把抢过报纸。
这报纸上的人怎么这么像昨天那个小子!叫卢基的小子!
巴斯蒂想道昨晚看见的那套西装,那价格,也只有王室订的起!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托马斯!我要发财了!”
托马斯一脸茫然地看着巴斯蒂,以为他得了猪癫疯。
“我先去打个电话,晚点和你说!帮我和菲利普请假!”
托马斯目送着巴斯蒂远去,他一反常态地闭了嘴,目光透露出一种同情。





“喂?是曼努吗!”巴斯蒂兴冲冲地向电话大喊。
“巴斯蒂!我还没聋!”电话那头的人显然十分愤怒。
“你现在在家吗?!”
“在啊,不然去哪?”
“帮个忙!帮我盯着我家!别让别人进去!”
“哦~我懂的!”电话那头的曼努埃尔·中国好邻居·诺伊尔表示自己很懂。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多说了,我马上赶回来!”
“别急别急,我懂的!”诺伊尔表示自己很懂。
于是在巴斯蒂没回来的阶段,诺伊尔尽忠职守地盯着巴斯蒂的家门,顺便脑补一些不可告人的事。


——————————巴斯蒂家——————————————

巴斯蒂在路上想好了一整套攻略,哦不,是对策。
他准备先不揭穿波多尔斯基,然后也掩盖自己的身份,不能让“卢基”起疑心,这样才能乘机套话,在让托马斯偷偷潜进自己的家拍点照片。完美!
边佩服自己的智商边打开门,却先被对门的诺伊尔叫住了。
诺伊尔对他做了一个okay的手势,并且露出一副“我很懂”的笑容。
巴斯蒂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赶紧打开门进去了。

却没想到进去以后的场景才更吓人,自己家像是被炸过一样。

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已经完全不够了。

“啊!史崴尼!你回来了!”卢基高兴地从厨房里出来。
“嗯⋯⋯QAQ”巴斯蒂欲哭无泪,不过想想之后的报酬估计能换套海景房,也就算了。
“史崴尼你怎么这幅表情啊?”卢基摆上了最灿烂的笑脸,并且端出了一盘黑乎乎的东西,“你看,我给你做的早饭!”
巴斯蒂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要讨好王子殿下啊,只能硬着头皮吃了一口。
妈呀!这酸爽!天灵盖都要透风了!
“好吃吗?”始作俑者露出八颗牙。
阳光勾勒出卢卡斯的轮廓,他像是镀着金光的天使,带着人间一切的美好,丝毫没有被世事玷污。


巴斯蒂一时看呆了,竟忘了回答。

“巴斯蒂?”卢基在巴斯蒂眼前晃了晃手。

“嗯?”

“你都吃完了,我没早饭你吃了⋯⋯”卢基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巴斯蒂才发现自己嘴里塞满了黑暗料理,欲哭无泪。

他只好边咀嚼暗黑料理,一边给卢基做早饭。


在卢基的称赞声中,巴斯蒂小心翼翼地问了一个问题:
“卢基啊,你昨天⋯⋯”
“哦,我昨天⋯⋯嗯喝多了!谢谢你收留我!”
巴斯蒂心想“你就装吧”,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嗯⋯⋯我打算在慕尼黑转转!”
“慕尼黑可好玩了!特别是慕尼黑足球馆!”
“你也喜欢足球?!”
“对啊!我小时候天天都在外面踢足球呢!只不过后来,我就放弃了。”
“其实我也是⋯⋯很可惜啊,有的时候真的不想长大!”卢卡斯的悲伤被微笑掩盖,却足以让巴斯蒂心疼。
如果说,之前巴斯蒂只把他当成一个王子,甚至一个利用工具,
而现在,巴斯蒂只把卢基当做一个惺惺相惜的好友。


“卢基!不如我们一起去踢球吧!”
听到巴斯蒂这个建议,卢卡斯愣了一下,很久,很久,没有人和他一起玩了。
“好!卢卡斯兴高采烈地答应了,“可是上午我想自己去慕尼黑足球博物馆⋯⋯”
“那好吧⋯⋯我这儿还有点钱⋯⋯你拿走吧!”巴斯蒂挥泪把钱给了卢基,有投资才会有回报嘛。
“谢谢你!巴斯蒂!你真是太好了!”卢卡斯一下抱住巴斯蒂,他天性如此,愿意和所有人亲近,只不过他的身份实在不允许他这样做。
但他现在是“卢基”!他想干什么都行啊!
巴斯蒂没想到一个王子这么热情,不禁老脸一红。
阳光从窗口探进来,目睹了这暧昧的一幕。



———————————卢卡斯的住所——————————

“要是不把王子找出来,你们当心被剥夺国籍!!!”

勒夫的声音贯穿了住所。

翻遍住所都没有找到王子,托尼都要急哭了!
正当他懊悔自己为什么要给王子讲外面的世界的时候,一位女仆匆匆跑来,告诉他勒夫总管找他开会。

怀着忐忑心情的托尼找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听着勒夫给他们下最后通牒。

“你们说,明天的行程怎么办!国王那边怎么交代?!”勒夫气氛地提问,其实他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想发泄怒气。

“可以⋯⋯对外声称王子生病了,然后封锁王子失踪的消息,并要求德国当局派人寻找。”坐在角落的托尼等了一会,发现没人发言,小心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勒夫停止踱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年轻人。

“很好,这次的事由你全权负责!”

不知道为什么,托尼突然被委以重任。

做人呢,还是要把握好机会。
——————————BND总部——————————————

就这样,托尼稀里糊涂地火速赶到德国联邦情报总部(BND),然后又火速找到了 人口失踪部 ,然后又被微笑地拒绝,并被告知“造谣是犯法的”。

托尼一下丧失了信心,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想着自己堂堂一名侍应官,竟然被这样对待!

“嘿,你需要帮助吗?”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人坐在了托尼身边。
“你好!我是托尼克罗斯!波兰外交官!”托尼一下提起了劲。
“我是米洛斯拉夫·克洛泽,BND的局长!”
托尼“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兴奋地说不出话,过了一会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米洛。
“好的,我知道了。我们马上派人去寻找王子!”米洛点点头,随即掏出了手机发布指令。

托尼看着米洛,仿佛他是个神。

之后,托尼就一直安安静静地跟着米洛忙前忙后。


——————————慕尼黑街道————————————

卢卡斯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踩着地上的方块,开心的要飞了起来。

远处的巴斯蒂跟着他。


卢卡斯对一切充满了好奇,东摸摸,西碰碰。最后,他看见了理发店的广告,于是就走了进去。

巴斯蒂坐在理发店门口的广场,啃着刚刚买的西瓜,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卢基。


给卢卡斯理发的是一个金毛歪嘴的小帅哥,他热情地向卢卡斯介绍各种新潮的发型。

“剃个寸头就行了!”卢卡斯委婉地拒绝。
“哦!NO!”歪嘴抚摸着卢卡斯的小卷发,“这么好的头发我还是头一次见!你真的要剪掉吗?!”

“是的!都剪掉!”卢卡斯开心极了,自己一直都想试试寸头。

歪嘴咕哝了一阵,开始给卢卡斯剃头,只不过他每剃掉一撮头发,都会心痛地大叫。

没过一会,卢卡斯已经变成了一个精神的板寸小伙了。

歪嘴很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卢卡斯:“好吧,确实,你剃板寸帅多了!不过比我还差一点哦!”

卢卡斯开心地笑了一阵,掏出钱要付,却被歪嘴拒绝了。
“嘿!晚上我有一个演出!钱就当做是门票吧!”
可歪嘴并没有给卢卡斯门票,只是告诉了他地点是慕尼黑球场。

卢卡斯觉得这是民间风俗。

巴斯蒂在外面看着不明所以。


等到卢基走出理发店,巴斯蒂差点认不出来。

卢基真是太帅了!巴斯蒂内心居然像个小女生!

要不是老师组织,他就抢过一个小学生的相机拍照了!



卢卡斯买了一个冰淇淋,坐在慕尼黑的街边,开心的吃着,手里还拿着几根烤香肠。


巴斯蒂觉得这是个“偶遇”的好时机。


于是,他拿着西瓜过去了。


“嘿!卢基!又见面了!”
“嘿!巴斯蒂!真巧!”卢卡斯又开心地抱住巴斯蒂。
“你的新发型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吃着香肠的卢卡斯含糊地说着。
“你去了慕尼黑足球博物馆了吗?”巴斯蒂明知故问。
“啊糟!玩的太开心,我却忘了最重要的事!”
“不如我们一起去?”
“好啊!走吧!”卢卡斯往巴斯蒂手里塞了根香肠,勾着巴斯蒂的脖子,起身向博物馆进发。


————————————慕尼黑足球博物馆————————

这个足球博物馆,巴斯蒂来了几千次,卢卡斯却是一个新鲜客。

巴斯蒂熟门熟路地给卢卡斯介绍每一件展品,才发现对方对足球的热爱不亚于自己。

在卢卡斯兴奋地看着纪录片的时候,巴斯蒂偷偷拨通了电话,告诉了托马斯前因后果,趁着托马斯吃惊之时,巴斯蒂赶紧说完:
“你现在赶紧到慕尼黑餐厅定个位子!我们等会到!记住,不要说漏嘴!!”

“巴斯蒂,你在和谁打电话呢?”卢卡斯从背后拍了一下正在偷偷讲电话的巴斯蒂。他知道这样不好,但是还是情不自禁的这么做了,巴斯蒂应该算他第一个朋友。

“哦,是我一个朋友,他叫托马斯,他请我们吃饭!”

“太好了!我好饿,现在就去吧!”卢卡斯欢呼。

巴斯蒂扶额,刚刚吃了这么多的卢基,居然又饿了。

好难养。

⋯⋯


————————————慕尼黑餐厅———————————



“巴斯蒂!我在这!”

巴斯蒂一进餐厅,就听见托马斯的大嗓门。

“托马斯,这是我的好朋友卢基。”“卢基,这是托马斯”

巴斯蒂简短地给他们介绍了彼此,然后开始大吃。

他真的饿坏了。


托马斯热情地拉着卢基拉家常。卢基也很高兴。


不过,托马斯好像忘了办正事。

“托马斯,来给我们合张影吧!”巴斯蒂一把揽过卢基,一边给托马斯使眼色。

托马斯会意,用大相机拍了一张,又掏出一个类似打火机的照相机,偷拍了很多张王子用餐照。



一顿愉快的用餐。


除了托马斯在知道巴斯蒂要他结账的时候想掐死巴斯蒂。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不过托马斯还是很高兴认识了卢基。


即使他不是个王子。



“我们去踢球吧!”吃饱了气力十足的巴斯蒂兴奋的提议道。

卢卡斯不用说,早上他就答应了。

而托马斯,开玩笑,托马斯会不同意?


于是他们就开着托马斯从菲利普那偷出来的车,愉快地奔向慕尼黑球场!

评论 ( 7 )
热度 ( 37 )
  1. ryeongNationalAnthem 转载了此文字

© NationalAnth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