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Anthem

Summer's in the air
Heavens in your eyes

【黑街】MARCO REUS

四度:



 杀手AU


无cp装逼向


本文为马尔科.罗伊斯专场


有某麻子强势抢镜。所以也打了他的tag,估计不会再单独写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不要客气的大力点击下方的小手红心


以及推荐是非常有必要的:D




佩大师(及瓦拉内):【黑街】PEPE


阿宽:【黑街】TONI KROOS


二娃(及莱万):【黑街】Thomas Müller


(这三篇热度都是50+啊这篇千万不要暴死啊OTZ


====================================================


<01>


我是个杀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是啊,谁会相信一个端着一大碗土豆泥,没品的蹲在沙发上的一头毛绒绒的金发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的男孩会是杀手呢?


但我确实是。


而且还是个很倒霉的杀手。


没错,我倒霉透了,甚至怀疑我的运气不该来做杀手。


不,鉴于我居然一直没死,或许我该怀疑的是这一切都是故意的,没准只是为了让我重回正道,重新做人什么的。


因为鉴于我的运气不够好,而且我还算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所以我也不太会去接什么大单子。


有些单子简单,但好做。


有些单子报酬高,但要命。


我运气不好,所以比较惜命。




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喝了点酒,或者是二十来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又或者只是Mats前几天打的那个电话。


我脑袋一抽抽的,居然接了【悬赏】,暗杀一个政府要员。


一般一个任务雇主都只会找一个杀手,如果任务比较难,那最多也是同一个暗桩下的或者关系不错的杀手接单,这样比较方便安全,少了很多麻烦。但【悬赏】则不一样,它意味着这个任务公告与众,有能力有本事你就接,谁先完成就算谁的。


而一般这种单子都非常难,雇主也没有什么自信,才会叫上越多的杀手越好。


尤其还是暗杀政府要员。


杀手和政府一般都会有一点点默契,我们杀掉一些影响不大的人,然后老老实实的上一大笔税。警察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他们只会去找雇主的麻烦,如果他们找得到的话。


毕竟杀手只是一把枪,人死了,谁会怪罪武器呢?


但政府官员就不一样,这意味着政府不会再庇护你,你随时可能把你自己搭上。




我脑袋一定是抽抽了。




我掏出手机,最后看了一遍任务细节(其实没有什么细节,越难和越简单的单子都只会有目标名字和报酬这两项),然后给我的暗桩发了个“OK”


接着我退出去,给Mats打了个电话。


我们最后一次通话还是在三天前。


电话刚一打出去,他就接了。


“嗨,Marco,晚上好。”


“晚上好。”我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7点,不算太晚。“我就想说一件事,操他妈的,老子干了。”


干他妈的Mats,三天前他突然告诉我他要离开这里去慕尼黑。


因为那里的暗桩接的生意要大一点。


因为那里和政府的关系要好一点。


因为那里赚的要多一点。


他什么也没说,可我猜得到。


呵,毕竟不是第一次了。


他也许也厌倦了,接到的单子只能赚一点点钱,杀得不过是那些为了爱恨情仇或者钱的破理由而要去死的人。




好吧Macro


你或许只是想告诉他,钱,名。


哪里都找得到。




我把电话挂了。


狠狠的塞进我那还剩下大半碗的土豆泥里面。




该上路了,Marco


杀手就该有杀手的样子。


一个人,一把枪,多潇洒。




<02>


杀手杀人的方式都不一样。


有的人喜欢架着狙击枪,老远老远的来一枪。有人也喜欢隔着很近,冷不丁的捅上一刀。


你问我怎么知道?


噢,杀手也是很八卦的。


毕竟人的一生,如此无聊。




而我喜欢怎么杀人呢?


其实我还是擅长速战速决,就像火箭一样,咻的一下。


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像政府的人,这就很困难了,毕竟他们随时随刻都有层层的保镖,甚至重要场合还有权力把周围都封锁。


也许想要飞快的来一枪再跑掉有些难。


我本来打算好好的想些计划,但我还是放弃了。毕竟像我这样的倒霉蛋,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我用两天的时间好好休息,努力的吃好喝好,调整状态,这就够了。


我慢悠悠的来到公园,那里已经聚集的有人了,那个死胖子站在简易的台架上做着激情的演说,为了多几张选票。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没看到多少保安,看来这死胖子为了显示出亲民,没有搞太多的戒备。


人不算太多,这就有点糟糕了,毕竟人越多越方便逃走,看来这死胖子还是不得人心,不过好在人少点也可以方便我接近目标。


凡事都要往好的方面想,不是吗。


我慢慢的挤进去,努力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我的枪插在后腰那,都快捂热了。


我没有装消音器,因为那实在是太大了,我不可能把装了消音器的枪插在后腰,不过我还有二号方案,一张厚实的毛巾往枪管上一裹,就是简易的消音器了。


我一边寻找着机会,一边偷偷的把枪掏出来。



妈的。


果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我看见了穿着T恤的Mario,虽然棒球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我认识那小子很多年了,我知道他绝不可能是因为爱好来听这个政客的废话,更何况还站在前两排。


他一定是因为同样的目的而来。


不。


不对。


不只他。


我还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面孔,只是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罢了。


我有些后悔自己没有伪装一下再出门,虽然前面有一个大叔挡住了我,但我不能确定他们有没有认出我。


他们。


对,慕尼黑最大的暗桩联系的杀手都在这里。


他们不可能是为了【悬赏】


暗桩不会允许自己人抢自己人的生意。


我又想起了他们和政府不一样的关系。


妈的。


我好像开始流冷汗,风一吹,冷的要命。




<03>


我小心的退后两步,重新隐藏在人群中。


但我不能放弃,一旦没有得手,我损失的可就太多了。


对,我是惜命,但我不是怕死。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公园的绿化还不错,花花草草的挺多的。


前面几步就是马路,有一辆黑色的大众,车主刚好打开车门,站着倚在车门上望向这边,看上去在休息。


我可以在结束时,人群都要散去后偷偷的来一枪,然后往车上跑。


没问题,Marco,相信自己,你可是小火箭。


你跑起来没人追得上。


你只要快快的。


快快的。


再偷偷的来上一枪。




旁边的人鼓起了掌。


演说好像来到了高潮。




<04>


我做到了!


大概。


枪管口的毛巾被烧焦,发出了难闻的味道。效果不是很好,不过好在人群很嘈杂,没有多少人反应过来,我旁边的人好像发现了什么,不过等他们回头的时候一定什么也看不到了。


我打完一枪就马上掉头跑。


从子弹射出的时间再到打入那肥坨坨的身体里,然后他再发出惨叫,然后人们在发现什么不对。


然后。


这几秒的时间,我已经在车上了。


我并不担心Mario他们会提前发现什么,对于杀手而言,杀人是随时保持警惕,没人骗得过他们,但当保镖,还是差得远。


我只要在他们发现后跑快点能躲开他们就好了。


对。


就是这么简单。


不过那辆停在这的,黑色的车呢?




<05>


冷静!


随机应变,marco


你本来就没有计划的不是吗?


人群已经开始骚动了,你不该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马路上。


看看旁边还有车没有。


不,你不能再去抢关着的车。


那很花时间,而且非常的引人注目。


你应该... ...


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我下意识的打开车门跳了进去。


坐进去我才抬头看了眼司机。


Mats


我车门都没来得及锁好,他就载着我飞快的跑远了。




<06>


不过子弹好像要快一点。


我感觉我的肚子流了好多血。




<07>


德国人的速度真快。


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在这样发达的国家做杀手。


我最好去委内瑞拉或者是利比亚这样的国家,没有什么警察会缠着你不放。不过那也不太好,毕竟那里人人都会杀人,我的饭碗可保不住。


但真是讨厌。


后面已经跟了好几辆警车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


问完我就后悔了,Marco,你个傻逼,Mats现在是慕尼黑的人,他为什么不能在这?


但他居然说,我以为我听错了,他居然说:“我来帮你。”


噢,谢谢。


真的。


我相信了他,他是来帮我的。


而且。


这是他最后一次帮我了。


Marco,你应该学会怎么一个人的。




<08>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大脑就像充斥着一片白光,没有办法思考,也没有机会思考。


我完全凭借着本能,多年来杀手经验告诉我的本能。


开枪,换弹夹。


然后不停的开枪。


Mats开着车一路狂飙,我们知道我们开着车不可能逃得过警察。


于是在拉出一段距离后,在恍惚间被他踹下车,拉着跑进了废墟之中。


好像是废弃了的工业区。


然后再那里,我们又遇见了别的杀手。


噢,杀手的本职是杀人。


看来这一点,他们很是合格。


我依然不停的开枪,开枪,我感觉我的指腹都要摩擦起火了。


而Mats,一直站在我的背后,保护我。


在这一片模糊的意识中,我突然有些想哭。


总之,是一场恶战。


总之,我们还是逃掉了。




<09>


“抱歉。”


我和Mats同时说出了这句话,我有些错愕的看着他,发现他也一样。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他的脸。


他看上去这几天也不好过。


接着我们都笑了。


我只觉得自己的伤口扯的生疼,不过我还是很大声的笑了。


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看来他们没想赶尽杀绝。“


”警察是想,但是杀手不这么想。“


”对,大家都是老相识了嘛。何况还有你在嘛。“是啊,都是熟人,Mario,Lewan,也许还会有Mats,大家都认识了好多年,更何况杀手本来就不好杀杀手,除了那几个疯子(见pepe篇),我觉得庆幸之余,还有些讽刺。


Mats笑了两声,没笑了,脸上有些难看,倒也不知道是不是血流的太多了。


他张了张口,要说什么。


但我还是抢先开口,”抱歉,Mats,我说话太难听了。而且运气又差,又意气用事,连累你了。“


”不... ...“这次,Mats什么也没有说的出来。


我抬头看着天空,大口大口的喘气。


妈的。


这月亮也太他妈的圆了。




<10>


我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大脑就像经历了一段空白期,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不去学着抽烟。


毕竟如果这是电影,在这样狗血的情节下,多少需要抽上一根烟再加上一个迷离的目光来烘托一下这悲壮的气氛。


最好还能有一个美人,趴在我面前哭泣。


对了,Mats好像已经结婚了,我却连女朋友都没有,也许这一次活下来,我会去早一个金发的美人。


我又想起了前些年,也是这样类似的情况,当Mats拉着我在深夜里吃烤肉,我记得我们两一声不吭,自顾自的烤着,吃着,没有烟,没有酒,只有一大块接着一大块还血淋淋的肉,他却被呛出了泪花。


“这烤烟太熏人了。”


他当时这么和我说。


而我当时特别想问,Mats,你也会走吗。


但我终究没有问,并不是说已经料到了今天,而是我总觉得,人都会走的,与其被死神带走,还不如自己两条腿走快点。


而事实上,Mats的两条腿也走的确实比我快点。


或许是因为他比自己高一点吧。


我就这么一直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是Mats微弱地喘息和带血的咳嗽。


我感觉旁边的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想去扶他,却发现自己也站不起来了。


我又想笑了,喉咙却像被塞了棉花,打不出声来。


那只熟悉的手却已经覆上了我的眼睛,拇指指腹在我的眉骨那蹭着。


干燥。


在闷热的夏风里,汗水也好,血也好,或者是泪水,都已经干了,只剩下痕迹。


或许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连痕迹也无处可寻。


“Macro,我要走了。”


嗯,我知道。


不是说我先回去睡觉了的这种走了,而是不再回来的走了。


说实话,发生了刚刚的那些,我本想说点什么挽留的。


我真的舍不得他,我把他当朋友。


我现在才突然发现,我做的这一切好像都是为了证明什么。


证明在哪都一样,要杀的人都有,要赚的钱都有,或者更多的什么。


我不仅仅想证明给他看,我也想证明给很多人看。


这是我杀手的尊严。


尽管有些可笑。


但我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觉得累了。


这些事我似乎都做腻了。


一遍又一遍的,也没什么意思。


抛开感情不谈,好像大家都没有什么对不起对方的。Mats在这里呆了八年,他甚至帮他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他帮了自己很多,这是事实。


而感情这种东西,对他们这些刀口上过日子的职业杀手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必要的。


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


杀手这行业在小说电影里看着可风光了。


帅气,冰冷,却又深藏着柔情。


可事实上,大家只是选择了一个自己擅长的行业,想的也不过是那点可怜的东西。


都只是想活下去。


我是杀手啊,杀手终归是要一个人的。


于是我听见自己说,“去吧。”


总要走的,那就去吧。


不多时那只手便离开了我,然后那个人也接着离开了我。


但我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己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面前是那么的空旷。


弹匣里居然还剩一颗子弹。


我扣动扳机。


对着漆黑却遍是星辰的天空开了一枪。


楼下瞬间传来了汽车警报的警笛声。


我也不知道这么大的枪声会不会引来警察。


要是真的来了我可跑不了啊,我自嘲的想着,我的运气一向差的不行,也不知道这一次是会更差,或者老天终于看不下去,才给我一点好过。


不过都是我自己选的。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枪管起了硝烟,微微发烫。


我吻了一下枪口。


这就是我的枪,我的烟。


这也是我一杆枪的一生。




“去吧,Mats,去吧。”






END.






ps:我觉得没有映射什么,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还是那句话,我尊重别人的一切选择,我也无权去责备什么,或者替他们所谓的心疼。我只是想讲一个故事,一个如果大家都是杀手会发生什么的故事。





评论
热度 ( 40 )
  1. NationalAnthem四度 转载了此文字
  2. NationalAnthem四度 转载了此文字

© NationalAnthem | Powered by LOFTER